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一卷炎夏幼识寒之序章:杀出个黎明(上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咕噜,咕噜,咕噜......”

    空旷的房间里,单调的声音一直重复,不知何时开始,仿佛没有终结。

    正中央,一个密封的透明水箱内,一个****、美丽、全身插满各式管线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蜷缩成一团,如一般女孩侧卧抱着枕头时的模样。长时间浸泡使得她的肌肤有些泛白,覆盖在脸上的头发来回摆动,透出来的部分轮廓分明,并有一颗格外高俏的鼻子。

    她紧闭着双眼,眉角时而抽搐,像在承受某种痛苦,她的身体上,前后连着十几根管线,有些接驳血管,有些深入体内,管子里大多流动着不明液体,后脑那根管线上带有红蓝两色指示灯,如生物的眼睛一样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水流涌动,兼有头发遮挡,难以看清女人全貌,但从露出来的侧脸、身形与肌肤等特征可以知道,女人其实是个年轻而且漂亮的姑娘,只是她的神情冷淡,沉睡时,仍透着漠视一切的味道。

    房间是白色的,白顶,白墙,白地,周围白惨惨的灯光,周围回荡着的声音源于她的呼吸,氧气从吸管中进,气泡自口中出,浮上水面翻腾碎裂;咕噜咕噜的声音传出去,散开来,在墙壁上撞得粉碎,节奏一成不变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样的环境里失去意义,明亮的灯光照射下,所看到的一切更像是闭眼时生出的幻觉,唯有巨大好似沸腾的水箱矗立着,突兀,坚定,无比真实。

    水箱内,****的女人胸腹起伏,像一锅炖着的肉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血压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心跳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活动剧烈,脑热42。”

    “基因融合进度?”

    “74%”

    “异位显性比?”

    “3.5!正在增加,3.6,3.7,还在增加......”

    一个更大的房间内,人声起伏,处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息,三十八台光脑围成一圈,位置上的人紧张地读取各类数据,将异动汇报给那个灰发老人。

    当中巨大的投射屏幕上,水箱、与其中女子赫然在目,其一举一动、乃至一次轻微抽搐,都牵动着每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屏幕前,灰发老人衣衫凌乱,双眼布满血丝,仍旧目不转晴地盯着屏幕,一面不忘发出指令。

    “核酸转移进度多少?还有速度!”

    “6进7,速度在降低。”

    “加注一号药剂三毫升,不,2.5就好,快,快!”

    更改了指令,老人用力晃了晃头,身体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在地上。他盯着屏幕的时间已经太久,加上微微仰视,体力、精神包括脑力都已达到极限,快要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老人身边站着两人,一个年轻长着娃娃脸,满头满脸都是汗水,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中年男子,对着屏幕双眉微锁,表情沉肃。

    “劳伦斯教授!”

    突然间老人身体软倒,长着娃娃脸的年轻人大吃一惊,赶紧抢上前来扶住。

    “教授,是不是休息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教授奋力甩开年轻人的手,忍受着脑子里轰轰作响,视线重新拉回。

    “零号,你是最特殊的,也是唯一的。我把你留在最后,你要成功,务必要成功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最后一个实验体,一定要成功才行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幽幽开口,声音带有几分嘲讽:“几百亿资金,近百个精心挑选的人,若是一个都不成功,怕是交代不过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懂得什么!”

    像被触碰到逆鳞的巨龙,重压下的老人暴怒起来,扭头大声咆哮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类的进化,意义不亚于直立行走!不,比直立行走的意义更加重大!你这种人只知道钱钱钱,根本不懂得她如果能成功,将会多么的......多么的......”

    没有成功先例,老人并不知道如果成功了会怎样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多么的强大是吗?那要她成功,之后、还要看到效果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人不知道的事情,中年男子却已经心中有数,淡淡说道:“所以劳伦斯教授,您和我这个只知道钱的人赌气没有意义,而且我必须提醒您,公司为此项目承担着巨大风险,和舆论的巨大压力;不能制造出基因战士,实验室就没有存在的必要,到时您要面临的,恐怕不是失业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!只要她成功,我什么都无所谓!”中年男人的话暗含威胁,老人被彻底激怒,手舞足蹈,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是吗?想要我的命是吗?来吧,来呀来呀!”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。”中年男子连连摇头,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专家,尤其那些顶尖专家,多数具有几分魔性,眼前这位老人是疯子中的极品,之前近百名试验者,全部失败并且死亡,他除了失望便只有愤怒,至于伤心、怜悯什么的,那是半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今中年男子明白了,这个老家伙不止不在乎别人,连自己的命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把语气放缓,说道:“请教授专注于工作,毕竟这么多投入下去,好歹捞回来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工作,不用你来管。”老人余怒未消,叱道:“我也要提醒你,本人研究的是进化,不是为你们制造什么战士,更不是用来制造杀戮武器!”

    “不制造战士,呵呵......算了算了,您的心愿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先是冷笑,随后中年男子想到什么,淡淡说道:“不妨告诉教授,关于这次试验的结果,我已经不在意了,她能否成为基因战士,也已经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如果失败,意味着这条路根本走不通,实验室铁定关闭,我会因此得到想要的。即便她成功,资金耗费如此巨大,近百人只能成功一个......说真的,除非她能够飞天遁地,刀枪不入,否则,我实在看不出意义何在。”

    老人听出话中意味,问道:“也就是说,等你掌了权,无论如何都会终止这个项目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并不介意被看出想法,坦然说道:“请放心,这里协助您工作的都是高端人才,我不会埋没他们,前提是和公司重新签订一份协议。至于教授您,我不得不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教授!”

    身边娃娃脸突然尖叫,不等老人转头,周围惊呼声四起,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心跳加速!”

    “血压降低!”

    “神经活动紊乱,脑热过高,43,44,还在升高!”

    “基因融合进度加快,90%,91,92......”

    “危险!这样太危险,快注入......”

    也就转个身的功夫,局面竟已发展到不可收拾,灰发老人怒不可遏,心内大骂中年男人误事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身边,最敬畏老人的娃娃脸再度尖叫,带头违反命令。

    “她......她她她他......醒了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她醒了。

    醒后第一感觉,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脑子里装满了东西,仿佛一千匹战马奔跑,一万只鸭子打架,十万只蛤蟆扯开喉咙歌唱,亿万只蚂蚁啃食猎物;各种各样数不清的信息挤满每分没寸空间、乃至每个细胞,更要命的是,它们每一条都好像拥有生命,彼此纠缠,撕扯,战斗,合并,之后再分裂,寻找更合适的对象。

    如此煎熬不能不痛,痛彻心扉,比剧痛更难忍受的:她发现自己失去自由。

    周围是水,身上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,有些输送着什么,有些抽取着什么,尤其脑后的那根管子,无视她正在承受的痛苦,不依不饶地送来战马、鸭子、蛤蟆,和蚂蚁。

    于是她醒了,不能不醒。

    于是她愤怒,不得不怒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本意呐喊,结果只是闷吼,她发现嘴里竟也塞着管子,本能地伸出手,捉住,扯出,丢开。

    管子在水中摇晃,气泡连成了串,她的动作没有停顿,开始清理束缚,将一根根管线拔出。

    伴随着剧痛、与一个个伤口诞生,转眼间,各种颜色的液体与水、还有她的鲜血混在一起。视线变得模糊,浑浊的水箱里,她摆脱掉那些捆缚自己的“锁链”,开始下一步举动。

    先翻个身,再爬个圈,然后艰难地站起来,她的动作僵硬,姿态有些怪异,样子看去就像一只脑子迟钝的小狗,或者脑子里有多个意志,弄不清自己该如何站立。

    是只用双腿?还是加上两只手?

    脑子里的东西太乱,虽然没有新的战马鸭子蛤蟆和蚂蚁进入,但是原有的已经足够多,让她无法专注精神,解决最简单的疑问。

    她只能依靠本能,加上一点点探索。

    试过几次,她确信自己应该怎么做,于是摸索着箱壁站起身,选个方向往外看。

    聚焦的时候,她的眼睛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不是黑珍珠的黑,不是蓝宝石的蓝,不是绿,不是红,也不是黄......而是任何人都没有的青。

    青色眼仁透着极致的冷,越是聚集精神,她的目光越是纯净,表情随之愈发平淡,漠然。

    就像装有掌控情绪的开关,短短片刻,她从愤怒的状态脱离出来,彻底平静。

    痛依然痛,伤也依旧是伤,身体上鲜血不停地流,脑子内的战斗还在继续,但她完全不在乎,就像它们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浑浊而凌乱的水中,她用青色的眼四下打量,开始寻找出路。

    她很快发现,没有出路。

    水箱是封闭的,没有门,没有通道,盖子沉重,合金打造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感受到更严重的危机,因缺氧带来的窒息感!

    常人在水下停留的时间很短,她不是常人,但能体会到了身体对氧气的渴求,知道自己不可以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头顶氧气管还在,气泡咕噜噜翻动,她没有理会,伸手,握拳、突中指,朝水箱箱壁狠狠一击。

    出拳的时候,她的动作生硬,姿态完美,仿佛生平头一次这样做,又像经过千万次练习。水中,她那并不强壮的手臂划出一条完美的弧,准确击中目光所指,不差毫厘。

    没有人教她该怎么做,这个举动仿佛种在脑子里一样,自然,平静,而且强大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仅一击,坚固的水箱出现裂纹,之后才是震动;她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收拳,低头,看看自己的手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如此强悍暴烈的一击,她似乎并不觉得满意,稍稍沉吟,做出调整。

    她把左脚前伸,右脚后移,弓身低头,拳头缩回,蓄势后再次出拳。

    烈浪两分,手臂彷如白龙探首,在水中打出清晰的通道,宛如空洞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教授的怒吼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,人人敬畏,个个忙乱,没有谁能够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事先考虑到实验体的特殊性,每过段时间都会朝其身体送入麻醉剂,便是头大象也难苏醒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里也会出现过期药物,亦或是假货!

    那无疑是笑话,可她为什么会醒?为什么?

    好吧这是意外,她醒了,即便醒了,她应该有个虚弱期才对,为何刚睁开眼就如此龙精虎猛?

    好吧这是意外,她原本就被设计的很强大,应该强大,然而强大的她早在成为实验体之前就被植入过顺从程序,千万次催眠所生的本能,为何突然间没了效果?

    好吧这也是意外,理论上讲,现在的她已经是新人类,但凡身体上的事情,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衡量,可是......

    她为什么拥有主动意志?

    行为由意志决定,这是一切生物的标签,自打清醒后,零号每个举动都不盲目,可用条理分明来形容,而这毫无疑问代表着,她有自己的意志。

    她想出来,她想逃走,她想要得到自由!

    而这,恰恰是她绝对不可以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此,她的行为无法容忍!

    “紧急状态,宣布紧急状态!”

    “警卫!警卫赶快过去!”

    铃声大作,听来如防空警报般响亮,接到命令的警卫紧急出动,从几个方向冲向事发地点,并在路上接收到进一步指令。

    “要活的,不,务必保证零号安全!还有......格策,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劳伦斯教授面色狰狞,对着麦克风咆哮完,他突然想起什么,猛地转过身,一把抓住中年男子的衣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料想不到教授会有这样的举动,名为格策的男子目瞪口呆,被抓个正着。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格策体型高壮,被这个老头儿揪住脖子,奋力挣扎竟然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“是你,一定是你捣鬼!公司只有你不希望试验成功,你这个疯子,混蛋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放开,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为什么,为什么啊!”暴走之人无法阻挡,老教授化身恶魔,抓住猎物东摇西晃,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没有......咳咳,不是我......”格策面孔涨得通红,张着嘴,吐着舌头,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“教授!”

    娃娃脸实在看不下去,不得已硬挤到中间,头顶腰弓,几经努力,终于把公司未来领袖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咳......”

    仪容全毁,形象不再,涕泪横流却无心情去擦,格策大口大口喘气。生平头一次,他由衷体会到生命如此脆弱,空气这般可贵,自己并不像原来认为的那样强大,由此痛下决心。

    “今后,除和女人上床外,无论见谁,无论多么机密的地方,一定把保镖带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想着喘着,恨着怨着,格策好不容易缓过气,后退两步,目光怨毒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疯子,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手在颤抖,声音在颤抖,浑身上下都在颤抖,无法形容内心多么愤怒;此时此刻,格策恨不得将这个老家伙撕碎了喂鱼,然而到了最后,他只能长叹一声作罢,留待将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......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现在都不是报仇泄愤的时候!

    成大事者,须忍常人之不能忍!

    心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,无奈将满腔委屈化作一声痛骂,是他对老人的真实描述。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啊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你才神经病,神经病故意捣乱......”

    教授居然还不肯罢休,被娃娃脸抱着仍在闹腾,非要冲过来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德普,你放开我,放开......再不放开,我开除你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恢复理智的格策强压住怒火,指着屏幕上那个快要破开牢笼的身影,点出当前最应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试验成功,快点想个法子!”

    “试验成功?”

    老人一愣,扭回头望着屏幕,像是刚刚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不不,试验并未成功,零号的融合没有彻底完成,现在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荒唐......我说成功就是成功!”

    没办法、也无时间解释,格策死死盯着屏幕,神情早已没有了不屑,内心如波涛翻滚不停。

    “合金玻璃,多大力量才能打出这种效果?什么样的身体才能承受反挫,这样的人......怎么你还不动?”

    “动什么?哦,对对对,得赶紧把她制服,警卫已经去了......不对,什么叫我还不动?”

    老人突然又变得愤怒,转身大骂:“难道要我这把老骨头亲自上阵?和终结者比力气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格策哭笑不得,很想说你个老东西力气一点都不小,没准儿真能上场拼一拼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终结者?”

    “终结者就是零号.....”劳伦斯教授目光闪烁,欲言又止:“算了,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不懂无所谓,关键要保住成果。”

    心知怨气于事无补,格策耐下性子说道:“看看,一旦她从跑出来,寻常人怎么对付得了?”

    “警卫带着麻醉枪,呃对了,麻醉枪可能不保险。注意,注意,目标对麻醉剂有抗力,剂量加大到三倍,不,四倍......警卫对付不了她,难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