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一八章:杀人论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不再自私?”

    熊武功咧开嘴,表情看起来有些诡异:“好好好,我配合你。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忘掉仇恨,大彻大悟......这就是你所讲的,牛犇没做到的事?”

    “描述错误。”屏幕上的老头儿微笑说道:“你的绰号有个“僧”字,但我不是劝你做和尚,和尚也无法拯救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解释。”熊武功冷笑说道。

    老头儿说道:“这不是一两次谈话就能做到。当前我只要你回答几个问题,思索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你杀过的人当中,有没有和你的妻儿一样的无辜者。比如妇女儿童,老实本分的人,病弱者等等,因为你的任务受到牵连,被你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熊武功毫不犹豫说道:“是有人要报仇吗?来找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懂得那么多杀人技巧。”老头儿淡淡说道:“在亲人被杀这件事情上,他们像现在的你一样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......”本想说那是他们活该,话将出口时熊武功停了一下,最终只是哼了声。

    老头儿看着他说道:“第二个问题,依旧是刚才那个问题,只是时间变一变,在你的妻儿活着的时候,你会如何回答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熊武功楞了下,声音不知不觉被压低:“她们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们死了,你没了牵挂,没了希望。所以不在乎有人找来复仇。但这不是我的问题,我问的是,她们活着的时候你会如何回答?或者可以再加一句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熊武功无法回答。这么多年来,他在天门像逃犯一样小心翼翼地活着,不敢显露能力,遇到冲突时忍气吞声。原因其实很简单,害怕被人知道自己在这里,招来复仇、和因为其它原因想要自己死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情况变了,他的能力得到释放,但却失去了目标。

    心神迷茫之中,老头儿又问道:“第三个问题,依旧是刚才那个问题的延伸。想要你的命的人当中,并非没有人能够做到,假如他们找过来,并且杀死你,你妻儿的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熊武功张了张嘴,依然不能开口回应。

    “第四个问题:你想不想妻儿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熊武功几乎跳起来,眼睛一下子变得明亮。“难道你能够让她们......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就意识到错误,熊武功颓然坐回原位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这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。我不是神仙,无法让死者复活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丝毫不关心熊武功的心情,相反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将其最后藏在心里的一丝丝幻想打碎,“你的妻儿已经死了,谁都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打击我的吗?”熊武功的眼睛渐渐发红,歪着头问道。“你说这些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告诉你,她们的死与你有关,活着也不见得就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熊武功跳起来,嘶声怒吼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说一百遍也无妨。”老头儿神色淡淡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她们不见得会死。因为你,她们活着的时候担惊受怕。别忘了你的妻子对你的过去了解颇多,难道她不担心有人上门?难道她不担心你,不担心自己的孩子?还有你的孩子,没错,她们还很小,你和妻子没有对她们提到以前的事。但别忘了,你们经常叮嘱她们注意陌生人,程度与方式都和别的家长不同。你们不允许她们随便交友,不允许在外留宿,哪怕最熟悉的人家里也不行。你甚至不允许她们太优秀,生怕这样会引人关注,招来祸患。你还教她们在遇到紧急情况时如何应变,所讲的那些紧急状况与普通人可能遇到的完全不同。你明明知道这样做的后果,当她们长大、明白事理后会产生疑惑,还可能因此泄露你自己的身份......但你没有办法,你每天都害怕,你的妻子更加害怕,所以会主动要求你教她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熊武功已经快要被击垮,一方面他吃惊于龙门的能力,另一方面,既然对方能够做到这种程度,其实也就意味着自己的隐藏计划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只需到龙门或者类似的地方递交一份委托,花点钱,那些想要自己死的人能够很轻易的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都没发生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运气。

    这边胡思乱想,屏幕上的老头儿继续说道:“想象一下,你妻子活着的时候该有多累,你孩子心里有多少埋怨,现在还好,当她们长大成人,有了自己的想法,就会感受到压抑。所以我才说,活着未必是幸福,死了不见得是坏事。话不中听,但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熊武功再次大喊起来,声音透着绝望:“你是不是想说,我最应该恨就向自己,应该向自己复仇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轻轻摆手,说道:“别着急,还有第五个问题:当初你为什么做佣兵?”

    “......为什么问到这个?”熊武功神情迷茫。

    “它是根源所在。”老头儿的表情严肃起来:“试想一下,假如你没做佣兵,没有杀死那么多人,没有那么多仇人。今天的这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熊武功歪过头去,得福拽住他的衣袖,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张复写板,用手指在上面画出字迹。

    “那样你就不会遇到现在这个老婆,不会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嗬!

    熊武功深深吸一口气,如梦初醒。

    他开始在心中权衡,自己更愿意接受哪种命运。

    正如得福所讲的那样,屏幕上老头儿是智能程序,远在天边的操控者看不到这边,犹自说下去道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回答?没关系,我知道你的经历。当年你做佣兵是不得已,至少你自己这么想。我要对你说的是,归根结底在于......”

    “在于这个世界。”熊武功突然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“嗯?”对面的人并未预料到这点,顿了片刻:“悟性比我想象的要好。没错,是这个世界造就了如今的你,因此承受现在的结果。包括这场战争,你妻儿的直接死因,根源同在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让我站高位置的原因。”熊武功问道。进入密室后,他的视线首次穿透屏幕上的老头儿,体会到与“人”谈话的真实感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回答道:“唯有把视线拉高,放远,才能看透本质。”

    熊武功问道:“那是不是意味着,我应该向世界复仇,做一个反人类的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对面的人断然否认:“想想第二条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不再自私。”熊武功语气幽幽,内心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对面的人给出回应,但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再像刚才那样长篇大论。

    “他在怀疑你。”得福拉拉熊武功的衣袖,左手在复写板上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熊武功点头表示明白,随后问道:“我来猜一下,你们是一个幕后组织,以建设完美世界为终究目标,因此招募各种各样的人。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理解不算错。不过......”

    透过声音,明显能够听出对方正变得谨慎,熊武功并不在意,接着又问道:“牛犇加入了没有?他让我来,是不是以介绍人的身份在履行职责?”

    “牛犇尚不符合要求。但我相信,他最终会加入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没有回答第二个问题,熊武功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牛犇做到哪一步?也是因为私欲?”

    “原则。他放不下某些原则。”对面的人回答道:“对你而言,这些并不重要。你有能力,悟性也不错,但还没有到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熊武功没做深究,“请问,满足所有条件之后,我该如何拯救这个世界?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回答道:“我说过,一两次谈话解决不了你的问题。你现在要做的是,看在远处,想在当前。”

    “当前我该做什么?”熊武功问道。

    “做你想做的事情。”模棱两可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想做什么事情都可以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熊武功的回应,对面的人并不感到意外,包括话语中暗含的讥讽,他也完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心里仍然记挂着妻儿的仇恨,需要宣泄出来才能看得更远。别担心,虽然你尚未通过测试,更谈不上加入,但当你走出这个房间,就已经肩负着某些使命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些使命,我做的一切事情,包括杀人,都会变得神圣而且崇高。”熊武功接道。

    “完全正确。”对方异常肯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天门市两大主街,平安街与太平道交叉,太平道是主要政令所出之地,平安街是商业中心,二者堪比心与肺,共同构成天门市支柱。

    平安、太平,或可表达生活在长期战乱之地人们的心声。遗憾的是,蓬莱自古多兵祸,天门是必争之地,这两条街虽能保持繁华,终究做不到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如今是姬鹏帝国当家,亲王驾到,宴会将于明晚举行。为安全计,以武德楼为中心,军部太平道主要路段实施戒严,随处可见荷枪实弹的军人巡逻,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也陡然间空旷起来。

    与之形成鲜明对照,平安街周围人流量陡增,各个会所、酒吧、茶馆乃至街头巷尾,相熟的人们聚集在一起,所谈的内容,大多数与明日宴会有关。

    忘年茶馆,天门老字号,至今已有百多年历史。虽然位置在主街,但不同于别处的繁华与喧闹,茶馆内设施陈旧但很整洁,除了临街那一面,内部的桌椅门窗几乎称得上是古物,大厅里放的依旧是方桌和长条板凳,表面的油漆早已剥落,仿如老人的面孔。

    在这里喝茶,闻到的不只有茶香,更有怀旧的感觉。在这里,时光似乎回到数十年前,不够平整的地面是前人踩出来的痕迹,将茶碗放回到桌面,重复着祖辈的生活方式,体会到的是传承的意义,与繁衍的价值。

    小小茶馆,蕴含着极其庄严的事物,人在其中无论心里多少烦扰,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安宁。

    为给顾客提供方便,茶馆内部设有包厢,光秃秃的墙壁异常厚实,几乎没有装饰。其余部分也很简陋,无非是些桌椅茶具,见不到多余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最大的好处是放心。”

    端起茶碗,洪喜平朝对面的年轻人示意:“师座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牛犇诚恳说道:“茶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洪喜平幽幽说道:“洪家祖传的产业。现在主事的是我侄子燕平,实际当家的是他爷爷。八九十岁的老家伙,既不肯死也不肯放手,尤其不准改造,换个茶具都不行。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